动物凶猛NBOTS

Hello,Station Wagon

2019/11

格拉斯哥的同事给人的感觉都很友好。在周二我见到了William,还有Gareth以及新加入的Ronnie,周二晚上William还带我去他家小酌了几杯,我还顺便撸了几把他家的猫。Renee周四晚上在给我一直推荐大英旅行线。从下午6点半一直介绍到晚上9点,两个半小时,非常热情。但是其实她应该不知道我还没有吃晚饭,肚子饿得咕咕响。Barry的妻子要在周五下午去面试新工作,她想把小女儿索菲亚让Barry带半天。于是中午左右,我见到了Barry的妻子,还有索菲亚。她半岁左右,还不会走路,但体重感觉早就超过我3岁的小外甥了。小家伙一点都不哭闹,见着陌生的面孔也不怕生,她总是笑,像个小天使。

周五下午时间是团建,爱丁堡的几个同事坐火车赶过来参加了下午的团建。活动说不上有趣,甚至有些硬核。午饭吃过后我们几个人便直接奔向了墓地The Necropolis,下午的团建活动是游墓地和参观啤酒厂Tennents Wellpark Brewery。为了让活动更有趣味性,William提议看谁找到年代最久远的墓碑。最终我记不得谁找到了年代最久的墓碑,只记得大家都比较冷,因为当天下午是小雨。

The Necropolis

啤酒厂里有一个几层楼的展厅,介绍了发展史上的关键事件和人物。展厨里是历年酒瓶外包装,我最欢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设计。自己童年就是那个年代,家里贴的海报就是港台女明星,跟欧美女性一个画风;另外因为我更偏爱那个年代的摇滚乐,也喜欢那时候的蒸汽复古迪斯科。

Tennents

因为周日就要赶往爱丁堡办公室,周末相对自由的时间只剩周六。我参考了Renee之前的推荐,直接购买了Rabbie服务,行程覆盖Oban,Glencoe,Highland Lochs & Castles。

Rabbie

Oban是个海滨小镇,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在Rabbie自由活动时间内,我自己四处乱逛歪打正着进了一个二战博物馆,后来查资料才知道是「OBAN WAR & PEACE MUSEUM」。里面陈列的模型和摆件从外观上看大概有20年左右,为了验证自己的眼力,我还特意查了这座博物馆的资料。始于1995年,1996年改名成了现在的「Oban War & Peace Museum」

The museum’s origins lie in an exhibition, 'Oban at War', mounted in 1995 by an enthusiastic team from the local community to mark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the ending of World War II. The exhibition was so popular with visitors and the local community that it became a permanent fixture and was renamed 'Oban War & Peace Museum' in 1996.

War Peace

War Peace 02

War Peace 03

Loch Lomond在雨后云雾缭绕,周六天气虽然不好,但还是有不少本地人来这里玩,停车场内停了不少家用车。至少在当时的这个停车场内,经济实用型的旅行车普及率非常高,放眼望去几乎是清一色的旅行车,被国内旅行车爱好者称作瓦罐车Wagon。

Station Wagon

后来我查找了很多品牌的旅行车,从外观上说沃尔沃的V40是自己看着最舒服的。

v40